快捷搜索:  

核心提示:让-吕克·戈达尔这位大胆创新的(de)导演以非传统的(de)摄影技术、跳跃的(de)叙事风格和对(dui)激进政治的(de)偏好(hao)改变了20世纪60年代的(de)电影拍摄方向并产生持久影响。

参考消息网9月23日报道 美国《纽约时报》网站(wangzhan)9月13日刊登题为《91岁的(de)让-吕克 戈达尔去世;大胆的(de)导演塑造法国新浪潮》的(de)文章。全文摘编如下:

让-吕克 戈达尔13日在瑞士罗勒的(de)家中去世,终年91岁。这位大胆创新的(de)导演和挑衅者以非传统的(de)摄影技术、跳跃的(de)叙事风格和对(dui)激进政治的(de)偏好(hao)改变了20世纪60年代的(de)电影拍摄方向并产生持久影响。

戈达尔是(shi)电影大师,也是(shi)警句大师。他(ta)说: 一部电影包括开头、中间和结尾,但不一定照这个顺序。

开启电影新形式

20世纪50年代,作为年轻批评家的(de)戈达尔和其他(ta)几位反传统作家把《电影手册》杂志变成批评界的(de)一股力量,一扫欧洲艺术电影的(de)保守派,代之以美国商业电影中的(de)新式主角。

1960年,戈达尔拍摄的(de)首部故事长片《精疲力尽》公映。他(ta)由此加入《电影手册》几位同事共同开启的(de)电影运动,不久就被法国媒体命名为 新浪潮 。

对(dui)于戈达尔和他(ta)的(de)新浪潮朋友兼同事弗朗索瓦 特吕弗、克洛德 沙布罗尔、雅克 里韦特和埃里克 侯麦来说,主流法国电影代表的(de) 质量传统 是(shi)审美死胡同。

在他(ta)们(men)看来,法国电影受制于文学的(de)影响和空洞的(de)技术展示(zhanshi),必须让位于一种源自导演个性和偏好(hao)的(de)新电影。

《精疲力尽》不是(shi)第一部新浪潮电影,却成为新浪潮运动的(de)象征。戈达尔毫无歉意地把类别片继承的(de)情节设(she)计和人(ren)物与电影创作者个人(ren)生活积累的(de)像日记一样的(de)情感材料并置。

影评人(ren)理查德 布罗迪写道: 在《精疲力尽》之后,任何艺术的(de)东西都可能出现在电影中。这部电影按照思维的(de)速度推进,似乎与之前的(de)任何电影都不一样,是(shi)一个人(ren)实时思考的(de)实况记录。

布罗迪还说: 《精疲力尽》激励其他(ta)导演以新的(de)方式拍摄电影,激发年轻人(ren)拍电影的(de)欲望,瞬间把电影变成新一代的(de)主要艺术形式。

不断推陈出新

戈达尔身材瘦小,经常不修边幅,戴厚厚的(de)黑框眼镜,永远拿着香烟或雪茄。他(ta)很少接受采访,接受采访时通常也会转移有关他(ta)生活和艺术的(de)问题。

戈达尔1930年12月3日生于巴黎一个极其富裕的(de)新教家庭,是(shi)四个孩子中的(de)老二。父亲是(shi)著名医生,母亲是(shi)瑞士银行家之女。戈达尔说,父母灌输给他(ta)对(dui)文学的(de)热爱,他(ta)最初想当小说家。

戈达尔童年时代跟家人(ren)在瑞士度过,二战后回到巴黎上中学,1949年进入索邦大学,本来的(de)专业是(shi)民族学。但他(ta)却沉浸于电影,很多时间(shijian)都在拉丁区的(de)法国电影资料馆度过。

他(ta)在那里结识了电影评论家和理论家安德烈 巴赞以及他(ta)圈子里的(de)其他(ta)年轻电影爱好(hao)者,包括沙布罗尔、侯麦和里韦特,并且开始为巴赞创办的(de)《电影手册》撰稿。

文化评论家苏珊 桑塔格把《精疲力尽》对(dui)电影的(de)影响比作立体主义对(dui)传统绘画的(de)影响。

《精疲力尽》这部影片在国际上大获成功,成为戈达尔职业生涯最受欢迎的(de)商业影片之一。

但是(shi),戈达尔没有重复《精疲力尽》的(de)成功模式,而在下一部影片《小兵》中引入激进的(de)政治元素。影片批评法国在阿尔及利亚独立战争中的(de)表现,在法国被禁了三年。

20世纪60年代,戈达尔继续以惊人(ren)的(de)速度工作。

尽管戈达尔在风格上有所创新,这时的(de)他(ta)仍然用传统的(de)浪漫主义语言看待世界。

影响无数电影人(ren)

情况在1968年2月发生变化。他(ta)和新浪潮的(de)几位同事站出来抗议法国文化部长安德烈 马尔罗要求法国电影资料馆创始人(ren)兼馆长亨利 朗格卢瓦辞职的(de)决定。

戈达尔放弃商业电影,投身于激进政治,并且创立以苏联电影人(ren)吉加 维尔托夫命名的(de)吉加 维尔托夫小组,因为欣赏他(ta)创造的(de)新形式的(de)政治纪录片。

1972年,戈达尔试图把吉加 维尔托夫小组的(de)精神转入主流,拍摄由简 方达和伊夫 蒙当主演的(de)故事片《一切都好(hao)》,但在商业上并不成功。

1980年,他(ta)以《人(ren)人(ren)为己》一片谨慎重返主流电影,并开始在通常由大明星出演的(de)故事长片和比较短小随意的(de)电影和视(shi)频(pin)片段之间游走。

1988年至1998年,他(ta)完成了最雄心勃勃的(de)一部计划 拍摄《电影史》。

这部七集系列片密度极大,典故无数,由电影片段组成,内容涵盖甚广,配以古典音乐和戈达尔对(dui)影像制作的(de)伦理道德和电影在20世纪发挥什么作用的(de)银幕外思考。

戈达尔1992年接受《泰晤士报》采访时说: 拍《精疲力尽》的(de)时候,我(wo)还是(shi)电影的(de)孩子。现在我(wo)快成年了。我(wo)觉得可以做得更好(hao)。我(wo)认为,随着年龄的(de)增长,艺术家会发现自己能做什么。

随着年龄的(de)增长,戈达尔似乎对(dui)其他(ta)电影导演更不宽容。戈达尔的(de)个性与他(ta)的(de)许多电影一样让人(ren)难以亲近。传记作者们(men)用大量篇幅详细描述他(ta)与同行各种宿怨与不和的(de)细节。

尽管戈达尔个性欠缺,尽管他(ta)的(de)电影很少有主流观众,但他(ta)曾经影响、现在也仍然影响着有想法的(de)电影人(ren)。比如,昆汀 塔伦蒂诺1991年创立的(de)制片公司(gongsi)(gongsi)就以戈达尔的(de)电影《法外之徒》命名。

塔伦蒂诺说: 对(dui)我(wo)来说,戈达尔对(dui)电影的(de)影响相当于鲍勃 迪伦对(dui)音乐的(de)影响。他(ta)们(men)彻底改革了这两种形式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627人留言! 共有:627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